军校和很多人想的都不一样

时间:2019-12-18 10:30:01 来源:中国美术报 当前位置:品艺术英伦 > 分析 > 手机阅读

剑客一土 三剑客

军校和很多人想的都不一样

题图/大唐 文/周伟

高考过去了,志愿应该也填报得差不多了。我想现在我可以说几句了。

转眼之间,学员衔已经挂了三年,我知道,再过一年,上面就可能会多出两颗星星。

最近几天,很多家里的亲戚们开始给我发消息,有些甚至我出生以来都没搭过一句话,在七拐八拐后也“顺理成章”地成了我的各路叔伯舅姨。

他们加我,其实就为了一件事:怎么才让自己孩子去读军校。

军校和很多人想的都不一样

我的家乡,地处鲁西平原,父辈都是市井小民或山野村夫。

对于他们来说,惯常的思维是,寒门子弟能考上军校当军官对整个家族来说那可都是极大的荣耀!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只要有一线希望,当父母的也会尽十分努力去争取。不过令我很纳闷的是,他们关切的除了一些报考信息和历年的招生计划,更关键的仿佛放在了找关系,找熟人上面。

比如,某家小舅上来就问我;“小,你上这个学校恁大大给你花了不少吧?”

而家在农村,靠几亩薄田加打零工维持生计的一个叔则更直接:“娃,能给你弟弟找到人不?叔不怕花钱,十万八万我和你婶能凑到。”

面对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我心里百感交集。第一就是不知道我这个还没毕业的小学员咋就在他们眼里变得那么神通广大;第二,我上军校,还真没花钱,也没用上所谓的关系。不管他们信不信。

我坦白,报考前,我父亲和这些家长一样,希望能找到关系。后来我知道他能接受的价格是20万,这对于一个县城的个体户来说不是个小数目。没有经历过的人或许不会体会到父母那种急切的心情。但是我个人还是比较佛系的,虽然我有从军梦,不过报考军事类学校仅是不占志愿的尝试。可父母不这样想,他们觉得如果孩子考上军校成了军官可能就会改变这个家庭三代草民的历史。

所以在我那不高不低的成绩出来后,就开始从各个亲戚、朋友乃至初、高中同学那里问询消息,生怕错过。偏不巧,父亲又一次意外把手臂摔成骨折,但他照样打着石膏每天搜集着消息,带我去政审,一天跑三个地方去签字。在这期间,有个亲戚主动找来,表示自己可以帮忙找到人。

父亲知道后二话没说,立刻安排饭局,盛情款待。

由于种种原因,我最终没能参加,但后面从中听得了一些消息。

那人表示,自己认识某司令,和他的战友是好兄弟,能给弄到内部名额,不过打点费用比较高,得二十万,钱可以办成之后再给,先给个两万请客送礼就行。我不知道父亲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那天回到家眉头紧皱,一直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应该是在算些账目。除了这个之外,父亲还得知了一位高中同学曾经考上过军校,连忙托人打听,可惜因为毕竟多年没有联系而石沉大海。

那位帮忙介绍内部关系的亲戚见父亲没下定决心,又接连几次声称自己的熟人已经在打点了,价格还可以进一步商量。但我从来没有信过自己一个普通人家能攀着这么厉害的亲戚,于是就说服父亲对他们敬而远之。后来我接到了去省会军检的通知,父母知道后先是兴奋,接着却又发起愁来。因为军检之前我曾先自己去医院做过检查,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非常正常的心电图老是显示心率不齐。

这可愁坏了父亲,严格的军检一项不合格就意味着终结。他先是托熟人医生想办法给开点能调节心率的药,没想到吃了之后更加严重。后面又试了各种物理方法,都没有效果。到临去省会的前一天,只能祭出杀手锏——找关系!

得知了军检地方的名字,继续从亲戚、朋友的圈子里打听有没有里面的熟人。最后,一位表亲的朋友的朋友,说他和体检中心的二把手有过一面之交。父亲很是激动,体检时特意带上了这位亲戚一同前往。出发的早上,我看着父亲把一箱箱名贵礼品搬上后备箱,还往包里揣了用报纸包着的厚厚的一沓钱,心里莫名的很不是滋味。

到了地方,定居在省会工作繁忙的舅舅跑前跑后的来帮忙,得知要请客吃饭,他特意拿了两瓶好酒,并在大饭店安排了局。结果意外却又不意外,对方压根没来,那天我和父亲,加上舅舅还有那位亲戚四个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临睡前,父亲告诉我:孩子,明天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第二天的军检,我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走进了军检中心。看着手里揣的体检单内容一项项被印上合格,心情慢慢回归平静。到了政审谈话环节,一位女文职干部问我:支持你报考军校的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这时的我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大谈理想,只是回答道:因为我不想让我的父母失望,他们一直我背后鼓励支持我。回答完我有些犹豫,觉得这个答案会不会有些自私行为。但我用余光瞟到女干部在评价一栏写上了“非常优秀”等字样,接着微笑对我说:祝你早日实现。

心电图才是我和场外的父亲最担心的,在老家的医院,我一天做了七次心电图,都是心率不齐。我忐忑的躺在床上,听着机器的响声。下来时我看到医生望着我的单子眉头一皱,不由心里咯噔一下。接过单子,发现上面盖着“大致正常”四个字时,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装作打哈欠挤掉了两滴不经意间出来的泪水。

等我走出军检中心,父亲等着我,我知道正式结果没出来之前他是不会放心的。回去的路上,他一直闷闷不乐,嘀咕着:“唉,一点礼没送出去,一分钱也没花出去,还白得了你舅两瓶好酒和一顿饭。”而我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但我心里有了答案,我离那身军装的距离肯定越来越近。

正式被录取的那天其实倒平静很多,学校先是给打来了电话,并说到了中午两点以后可以登录查询。父亲知道后,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有点兴奋的说,请全家人一起吃个饭吧。

军校和很多人想的都不一样

说实话,我真的有些幸运,后面查到,我是我们市唯一一个被军事类院校录取的文科生。所以,这也是很多亲戚朋友认为我花钱、找关系了的原因。现在想想,我也许真的遇到了很多贵人,但他们不是花费大量金钱找来的关系。

这些贵人里面,有打着石膏带我奔波,为我不遗余力的父亲;有年逾古稀,时刻搜索着报考信息的外公;有工作繁忙,却还跑前忙后的舅舅;有成天在家给神像上香为我祈福的奶奶;有政审时耐心讲解相关知识的人武部干部;有军检时善解人意,给我鼓励的面试官;还有给我测血压时反复叮嘱我维持正常心率方法的护士小姐姐……

正是这些贵人的支持和帮助,我才穿上了今天这身军装。

最后,给大家说上几点我自己关于报考军校找关系的看法。不得不承认,即使外界有再多传言,再多所谓的门路。军校录取目前仍然是我所见过的最公平透明的制度,越来越多的军校都会公布历年来的录取情况,包括最高分、最低分等,整个报考录取期间,考生与家长如果发现问题随时可以举报,投档和录取还有招生计划都有严格程序和规定,但也正是因为严格的制度,才让军校比地方院校更难考,不是分高就可以上,不是有关系就可以上,更不是有钱就可以上!

后来,一次与招生干事交流时,他告诉我了一种新的诈骗手段:骗子会专门寻找分数在一本线以上却又不是太高的考生,告诉他们“可以帮忙找关系上军校,先交钱,办不成退钱”。其实这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拿到钱后,他们只需关注最后结果。如果考生被录取了,就成了所谓他们的关系在帮忙,而没被录取就退掉一部分钱,剩下的说请客送礼之类的了。

最后再次提醒大家,报考军校,有问题可以向当地人武部咨询。家长和考生需要做的,就是放平心态,真是生命中的贵人,那么是不需要花钱买的。

分析本月排行

分析精选